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互联网营销,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

2021年05月06日 10:22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
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
“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

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
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
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
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

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


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

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相关推荐

2020世界VR产业大会:VR“全景看房”首次登上舞台

2020年10月20日,以“VR让世界更精彩—育新机,开新局”为主题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在江西南昌顺利结束,也再一次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虚拟现实产业上,并从这场线上为主,线下结合的云峰会中,捕捉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趋势。过去,VR行业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争议,一度遭到冷遇和瓶颈,VR技术也停留在展厅级、孤岛式、小众型。但在今年的这场VR峰会上,不少专家学者都表露出对行业发展的强烈信心,并拿出大量支撑数据作为未来的发展的“时间表”。同期,IDC也发出VR产业研究白皮书,预测商用vr将投入教育、零售、制造、服务业、办公、娱乐等各个方面,并降低技术门槛、入驻门槛以及成本门槛,精准的落地在各类应用场景,促使更多资本流入VR市场,掀起发展浪潮。“全景看房”就是VR技术登上商业舞台的一次尝试,以租客网的BR看房为例,就是将VR与看房结合,利用真实的三维场景重建和三维空间数据采集,为租客还原现实场景,与传统的实地看房相比,这种途径也非常直观,同时节省了路途奔波的时间,省心省力,提高效率,从技术层面突破“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壁垒,实现线上沉浸式看房。租房在VR技术的支撑下,变的更加简单,也为租客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通过VR全景看房,可以提前看到所有住房的优缺点,把筛选和对比的过程简化,部分引入语音和空间互动的VR影响更是让租客对周围的环境也一览无余。VR技术的应用并不局限于此,未来还有可能突出VR远程社交。2020年11月9日Oculus首席顾问约翰·卡马克发表评论表示,Facebook正在考虑将OculusBrowser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开发沉浸式浏览器领域。此前有网友吐槽OculusBrowser这款OculusQuest的内置VR浏览器过于平庸乏味,卡马克则回应称浏览器明年会迎来更多有趣的内容,正在考虑将其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作为说明,Facebook曾在今年的Connect大会发布了一个项目,旨在建造一个更高效零活的虚拟办公室上。VR应用正在开始渗透进社会发展的每个角落,大家对VR的应用和预期也都充满了期待。如今VR技术服务方也在不断完善,从全景看房扩展到“数字展馆”“工程汇报”等,像优联互通等技术服务企业都在提高自身技术的同时,不断开拓VR的应用项目。优联互通技术服务方专注于VR解决方案,拥有资深摄影师和技术团队,曾将VR投入使用于高校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开发,后支持租房平台的全景看房技术。在VR数据处理的过程中,使用多节点和分布式数据储存,通过完整的数据处理管道保障数据安全,为商业VR应用提供标准化数据接口,将VR应用提升到商业层面。相信在这种态势之下,优联互通的VR技术将不断发展,为多元化细分产业转型升级赋能,在VR的发展上落笔新篇章,进一步透视新趋势的发展。

2020年11月23日 10:33

租客网做为纯服务平台,大共享资源,不开设自营方式!

中国经济发展操作超时新形势,社会经济发展速率的变缓,也打开了在我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发展。依据世界各地社会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性,能够推测,自主创新和转型发展将变成在我国新形势环节社会经济发展的基调。传统制造业是相对性于信息技术产业、机器人产业等新起工业生产来讲的关键指人力资本密集式的、以生产制造生产加工主导的制造行业。从目前发展趋势现况看来,传统制造业仍占主导性,但与高新科技产业链对比,传统制造业应用的是通俗化或相对性落伍的技术性商品,其技术含量和增加值较低,因此应对知识经济时代的发展趋势和高新科技产业链的兴起,传统制造业正遭遇着新经济常态下不容乐观的挑戰,原来的绝对优势也将日趋缺失。另外传统制造业早已意识到不转型发展是沒有发展方向的,下手刚开始转型发展之途,早已刚开始寻找技术性和商品上的升级,迈进互联网技术+的队伍。因此,互联网经济常态化下传统式公司该怎样转型发展与升級?变成了传统式公司发展急需解决的难题。对接互联网技术早已变成了传统式公司的主要考虑到。今年,是全球互联网技术问世51周年纪念。沒有哪种发明创造能这般刻骨铭心地更改大家的日常生活,轿车减少了间距,电話改进了沟通交流,但也没有像互联网技术那样,耳濡目染地渗入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这也是我国全方位连接互联网技术26周年。伴随着信息化规划的大力开展,互联网由弱渐强、由小到大,造就了令全球惊讶的发展趋势转变。互联网技术的关键特性便是对外开放。传统产业通常缺乏对外开放的特性,好似设备般封闭式实际操作,随后进行商品輸出,公司和顾客在那样的状况中是很少有互动交流的。但互联网技术正好相反,互联网技术给与了公司大量的开放式,已不封闭式,沒有界限,能够无尽拓宽。这类对外开放促使外界的資源、需求、逻辑思维、可以圆满进到公司,开展结合重塑。互联网技术能够使传统式公司已不墨守成规,只是为其开启一个更宽阔的的服务平台。那麼针对沒有互联网的发展工作经验的传统式公司而言,怎样打开互联网布局是一个难题。实际上前期总体目标无须设定的太过宏伟,从基本的总体目标由浅入深,进而完成本身转型发展和升級也是一种稳进的方法。所以说,选一家技术性完善,基本建设完善的网络平台协作,能够做到事倍功半的实际效果。租客网便是一家以互联网技术+为核心、以出示多样化租用生活习惯为服务宗旨,以房产租赁业务流程为切入点,以数据驱动的顾客价值日常生活综合服务平台。传统式公司能够根据加盟代理租客网重构做生意方式,助推销售业绩飙涨。还能够从租客网服务平台上得到流量适用,完成互利共赢。租客网做为纯服务平台,大共享资源,不开设自营方式,不与服务平台店家抢业务流程,并当做管路功效,不断为服务平台店家引流。租客网有着金融业从事阅历丰富的金融业精英团队总体运行。另外有着十年之上互联网技术开发设计工作经验的技术性精英团队适用,可以开展好几个系统软件开发,多平台开发。更有着潜心互联网技术知名品牌运营策划,与多媒体系统服务平台深层协作的运营团队,为协作公司出示全服务平台服务支持。相拥互联网技术是必定的发展趋势,传统式公司加盟代理租客网,开启更宽阔网络平台,起动互联网经济常态化的转型发展与升級。

2020年09月11日 10:24

李小璐直播带货,为复出试水?

最近,李小璐、赵薇、王祖蓝等影视圈明星纷纷以主播的身份出现在直播间内,亲自“下场”带货。此外,为编剧量身打造的“直播卖剧本”形式上线,电影也选择了“云路演”,影视界可谓全方面“下场”直播。从大荧幕的台前幕后,到直播间的“网络一线牵”,影视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李小璐直播画面截图明星带货频频,网友褒贬不一“快抢,快抢,快抢!原价699的套装现在是299元,然后还要送两盒面膜!”4月20日晚,演员李小璐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引发网友关注。早在开播前几日,李小璐就放出了数个预告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标题为“你想重新认识我吗”;在视频中,当被问到为什么会直播的时候,李小璐微笑着回答:“为了生活啊。”虽然李小璐的直播间围观群众甚多,评论区内容也褒贬不一,但她的吸睛能力却是不争事实。抖音平台显示,李小璐目前拥有1077万粉丝,截至4月24日在平台的明星影响力周榜上排名第一。在其商品橱窗中,部分服装单品销量超过500件。而有带货“一哥”之称的李佳琦,最近更是与多名艺人轮流合作直播,如刘诗诗、孟美岐、井柏然等。其中,演员金靖与李佳琦的合作直播更是因喜剧效果极佳而冲上热搜,网友们笑称“直播卖货成了脱口秀现场”。无独有偶,知名女主播薇娅的直播间内也频现大张伟、宋祖儿等明星助阵。李佳琦与金靖来源:李佳琦微博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也在不久前官宣了五位明星联合代言,分别为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和贾乃亮。5月,他们将分别在“万里目”的官方抖音直播间直播“带货”。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述几位代言人的直播收费价位在一场20至60万元不等,而品牌方选择明星带货的目的也并非完全为了提升销售额,而是利用明星的人气来提高关注度,将粉丝流量引导到电商来。不可忽视的是,明星带货虽能带来流量,但直播效果却参差不齐。去年便投身直播的李湘,却在宣传一款羊肚菌时因“补身体绝对是滋补最好的”等表述,被律师质疑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此外,有网友反映李湘此前直播销售的一款大衣“直播5分钟,销量一件都没有涨”。在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明星直播带货的评价也颇有差异。有观点认为,明星的主业并非销售,从荧幕到直播间的转变“不符合人设”,甚至“吃相难看”;而也有网友表示,选择何种职业是明星的自由:“靠自己的本事把商品卖出去,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剧本直播卖电影云路演不光演员、明星们选择了从荧幕到手机屏幕的转变,连影视圈背后的编剧们也不得不“脑洞大开”,用直播的方式自我营销。不久前,由编剧帮学院主办的第一期“直播卖剧本”大会在线上举行。5位编剧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阐述自己的创作故事、剧本大纲以及讨论互动,参与者大都已经有几年的编剧经验,携带的剧本种类多样,有都市情感轻喜剧、家庭伦理喜剧、悬疑科幻公路片等。编剧们大多以口述方式“自我营销”,细心者还制作了幻灯片辅助说明。“直播卖剧本”大会第二期视频截图编剧宋方金十分赞赏这一形式,他在微博上称,“忙过这阵儿,我考虑开直播帮编剧作家卖剧本小说或想法。没现成的给你卖档期,中间可转会。……新形势,故新形式。”网友们对直播卖剧本的形式反映不一。有些评论称,编剧不得不加入直播卖货的现象“太惨了,有失文化人的体面”,而也有网友认为剧本也属于商品,加入直播行列无可厚非。目前,“直播卖剧本”大会已举办两期,未来还将继续。作为电影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路演也被搬到了线上进行。继《囧妈》《肥龙过江》后,曾定档2月的电影《大赢家》改为在网络上线,观众可免费观看。在线上首映的同时,主演大鹏连线演员柳岩、田雨,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与观众互动。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赵军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从最初的第三方售票,到如今进入内容生产和发行领域,互联网对影院的冲击已经相当硬核。未来影城的发展方向,必须是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业内:直播带货是谋自救,也是乘风口影视圈直播热潮来临,但为何观众褒贬不一、带货能力参差不齐?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明星直播带货与职业主播的直播存在着本质区别,从而也带来了直播效果的差异。“首先,明星本身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群体,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而除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外,职业主播并没有自带流量的属性,两者差别非常大。另一方面,观众关注直播的目的也有所不同,一个是抱着围观明星或偶像的心态,而另一个则是基于购物的需求。”黄大智表示,明星带货的优势及劣势均十分明显。关于明星带货的效果,黄大智称与个人能力、商品性价比均有关系。他表示,带货主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直播话术、互动能力、控场能力等,部分明星在此方面缺乏专业度,与职业主播产生差距;另外,在观众最关注的性价比,即商品折扣力度方面,明星带货时未必能在价格上形成优势。“疫情期间,很多明星都选择以直播的方式露出,原因之一在于影视行业的冲击,直播成为谋生手段;另外,直播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之一,并且形成了全民直播的趋势,明星等影视从业者未来将会更多地投入到直播行业来,但带货可能只是个附加的功能。”谈及影视界“下场”直播的趋势,黄大智如是说。(中新经纬APP)责编:任鑫恚

2020年04月26日 16:28